新年将至,天气越来越冷了,在外忙碌一年的打工人,也都要回家过年了,可是我,也许今年真的回不去了。一天都要看几遍两地的疫情状况,只有期待。

年底也忙碌了一段时间,对我来说,也没分得功劳,大家都分配有活,是分配,但我没有,也许我不配,为什么当时没主动要一些活干?那时候不自信已充满大脑。

一天醒的很早,我做了一个噩梦,是关于工作的,我们的产品经理又提了一些需求,我感觉到很难。源于元旦前夜,晚上在和朋友吃完饭回家的路上,一个新的需求交到我的手中,需求很明确,但基础数据不准确,无法很好的完成,一直改到了凌晨的一两点,我知道这还是有问题的,后面有空也在想如何才能更加准确,中间产品经理也找过几次,我害怕她找我,这个需求做起来太难受了,噩梦也源于此。

最后,期待能回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