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又去公司了,但是一下午又没干个啥、学个啥时间就过去了。我爸在前天也从北京回家去了,北京最近天气热,活也不多,正好休息几天。

晚上,临从公司走前,就和我妈通了一会视频,聊聊家常,聊到了她的工作,老板为了降低成本,他们要每天三点半起床,只是为了省电费;聊到了我的工作,每天还睡那么晚吗?要照顾好自己身体啊;聊到了钱,你一年挣的比我和你爸加起来的还要多;聊到了欠账,要好好干两年把外账摆开,我说好;聊到了做人,在外面不可太高调,我说我导师对我说的是,你不必把自己姿态放的这么低。

回到家,我又想了一下她说的话,我开始很自豪我比父母俩挣的钱都多,但是回过头一想,会觉得有点难受,我没想到这么快在家庭角色的转变,无形之中的压力,在我肩膀。

身份的转变,平淡的青春。早晚的地铁,人潮依旧涌动,庆幸挤了上去,才看到这靓丽的风景,体验到人生百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