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IP

当我们再车水马龙的夜里,突然觉得自己狼狈不堪,当我们再众目睽睽之下,突然自卑来袭,当我们突然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,突然想家。

凌晨4:40,我朦胧睡眼,被姥姥叫起了床,今天要和她一起去县城摆摊卖菜,以前都是在街上卖,去县城价钱能多不少,两个老人家也很恨财,六七十岁仍然种有地,想办法赚钱,我一个青年都佩服。

10分钟洗漱,4:50天蒙亮,我们便出发,路途我还不是很熟悉,打开导航,一路上也有不少人,大概都是做生意卖菜吧,正常这个时候我还在哈哈睡大觉呢。

半个小时后,5:20就已经到了停车的地方,对这边的路还不是太熟悉,还需要步行十来分钟才到。那里是我们县城的老街,早上有一两个小时的早市,到城管上班就要撵光了。

5:35我们就到老街了,找个空地,就摆在边上,“哎,大爷,大妈,这个地是我卖豆芽的地方,我一直都在这,他们都知道的。”,好吧,换一个地方。

你这是什么啊,这个李子咋卖的,你这甜不甜,你这太熟了吧。有的人精挑细选,有的挑也不挑,一二十斤一桶,直接买一桶。街上卖一块别人都嫌贵,而县城两块虽算不上疯抢,也算是好卖。

来来,给我两块钱,一位有点彪悍的妇女说道,咦,难道遇到痞子要钱的?“为什么给你钱啊”,“你在这卖菜,就要给我两块钱”,我姥姥说,“你看我这还没开张,等卖出去了,再给你钱”,“好,我等着”。后来我们才知道是市场管理员,不过要是我,肯定就不会说那么多,就给了吧。后来,也在这里买了很多次,我姥姥总是百般不交,逃过好几次^_^。

你这野蘑菇咋卖,咋这么大,便宜点吧,够秤吗?好点的野蘑菇,一斤要卖上好二三十呢,一个餐馆的人,90块钱买了六斤。

一个老头,来的比较晚,卖点菜,就是一点,顶多占五六十厘米的长度,一位在卖鸡蛋的中年妇女,把两个篮子的鸡蛋放的可开,老头也不知道问没问,就把她的一个篮子,往那边挪了一点,立马火了,两个人就吵了起来,老头最后灰灰的走掉了,又找了一块地。我不知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没有,不好评价。不知他人苦,莫劝他人善。与人方便。

7:00城管来了,凶神恶煞般大声叫着,看到周围的人都麻溜的收拾东西,大概他们早就见识过城管的厉害了,不收拾一会都要掀了。百米长的摊位,,一会就要人走楼空了。不过说实话,在马路边摆摊确实不太好,交通太乱了。我们还剩一点,又找一个地,便宜卖了。

7:30已经卖完了,就往回走了。姥姥对我和我家都很好,大概是最不争气的孩子吧,总受父母的爱护,这些年多有照顾,就像我母亲说的,吃了这么多年她种的菜,还不知道她的地在哪,说起来也很心酸。

过年给钱,得奖状给钱,学驾照给钱······,说实话,那么大年纪,我真不想收她的钱,用她的钱,我厌她恨财如命,不论天气,不论时节,都去找些能卖钱的,能挣钱的路子,有时候一个人进那种没有路的深山老林摘野蘑菇,今天下着雨,两个人仍来卖菜,雨淋得像个落汤鸡,每次说再也不去了,回去了立马又去做。

摆摊,原来我们并不是电影的主角,只是还未找到路的赶路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