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马路边等车,偶然碰到了我的初中老师,他是教我语文的老师,同时也是我的班主任,暂且叫做c老师吧。我叫了声老师,他停了下来,笑着看着我,停了几秒,我感觉他是在想我的名字,大概已经忘了吧^_^,然后换成了“你”,相互寒暄了几句。毕竟已经好多年没有见面了,铁打的学校,流水的学生。说实话,c老师,我的印象还是比较深的,从小学到现在,我与c老师说过的话最多,对我也最好。

我仍记得刚上初中开学时,c老师夸了勤快,让我当劳动班干部,从此踏入“政途”,想起每次开学时他的春风满面,过后的严肃表情,又让我畏惧。那天,看到他仍似当初的春风满面,真好。

一个表姐在高中教书,找到我,让我帮她写课题论文,是关于语文教学和心理健康教育方面的,我就说,好啊,正好在家也没什么事干。可是到真正写的时候,真难受啊,她只是让我写了两个部分,一个是从题目中抽取三个关键词,例如“新时代”、“语文”、“心理健康”下个定义,就是解释一下,一个是国内外的研究综述,发现写这个东西真的是考验内功啊,平常要是没点积累,真的什么写不出来,这个不在所学范围,因此我就属于这种。搜论文啊,找啊找,看啊看,歇一会,躺在床上,起来继续搜,一个里面抽取一部分,也搞不清楚什么该写不该写,继而又抠会手机。感觉写的挺不好的,因为都是东平西凑的,很少又自己的东西。到了三点才凑到差不多字数,赶紧睡觉吧,早上起来再发过去。

早上起来之后,就发了过去,她回了句挺好的,反正我是不相信的,然后要感谢我,给我发了一个红包,让我买个西瓜吃,我咋也不肯要啊,写的那么菜,最后出了杀手锏,你要是不要我以后也不好意思再找你帮忙了,这就不能再推辞了,一看里面是200块钱,我更不好意思了,写的不是多好,不会写也没多大走心,也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,几十块钱还好点,这么多受之有愧。大概是想让我明白知识能变成财富,很值钱,不过话说回来,这种感觉确实挺好。

也不知道哪来的小孩,调皮的不行,总在我家周围敲得bang~bang响,开始我还好言相劝,不要在此弄的如此吵人,嘿,竟然不正眼看我,当耳旁风,提高音量,吼了几句,几个小屁孩才走开,我就进了屋,然后又响起了,我又出去了,接连几次,我都很少用的什么滚啊,死啦,仍吓不住,要是自己的孩子早就一脚踹屁股上了,这个时候只有暴力才是威信。只是一个二十来岁小伙和十来岁小孩,于情于理多少有点说不过去,也就是吓一吓。就当再次响起时,我猛地追起他们,吼他们,吓的飞起来跑^_^。傍晚还有在附近遛弯的,假如看到了,我感觉还挺丢人的。果然管了两天,这时,外面又想起了bang~bang

记的小时候,我们也是手贱,拿小石头砸别人的门玩,最后,好像是我先被抓住,然后把他们供出来了,忘了最后咋样了^_^。很多时候,我们是不挑战别人底线的,说了我们都会听的,但是看到现在的一些小孩子却野性十足。(当然,一般暴力都能解决)

突然懂了我的一个长辈奇怪的做法,当时说实话我还挺反感的,一个大人何必对小孩这样,现在我懂了,熊孩子的野性也是要有底线的,不要打扰别人的生活,不懂事并不是借口,家人也许能忍受你的无理取闹,可别人却不应该,教育为重啊。我明白了,没有经历过别人所经历的,就不要对别人奇怪的行为妄自评论,任何事情都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,这是真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