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大概三年没见的老朋友又见面了,还和以前一样,还是那么熟悉。

自高中毕业,我去上大学,他去当兵,随后两年义务兵结束,又继续选择在部队待三年,一年大约有一个月的假期,也挺好的。

我好奇于军旅生活,每天都干些什么,执行过什么特殊任务,打枪爽不爽。有擦枪走火丢了性命的。时常也能玩手机,好似学校,只不过一个是训练,一个是学习。

聊聊以前的同学,谁结婚了,谁有孩子了,谁又在干些什么。我大都不太了解,能了解的大概就是qq或微信通讯录的号码。连以前玩的最好的,都很少联系了,不,准确的说是没有联系,没啥事,实在不知道从哪开始。但我相信,哪天碰面,仍如当初。

匆匆一世,人的一辈子并不长,任何事情在时间的洪流中,只不过是过眼云烟,就如同1919年5月4日,当时是何等镜头,现在浓缩成青年节、爱国运动。

时间吞噬了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