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IP

有些事没有见过永远不知道那是个什么样,所以一直都无动于衷,永远不在乎,也从来不关注别人每天在做什么样的工作。职业没有贵贱,休要以有色的眼光看待任何一个人,任何一个职业,其实他们都很伟大。

昨天家里面在挖井,早上六点半起床,挖井的师傅们就已经在干活了。起初我以为挖井是使用机器来搅的,后来听说是人一直从地面挖下去,我还挺好奇,咋挖啊,那么深。先从地面上规划好井口的位置,在井口的两边各放一个叉子,把一个长长的滑轮架在上面,到了挖的深的时候,就把一个桶挂在滑轮上面,用来除土。

夏天也比较热,到了八九点的时候太阳正大,也比较的热,人也看不到了,上面的人在用力摇动着滑轮。中午吃个饭,然后我就睡觉了,一觉睡到了四点多,我都可服气,为什么回家来那么犯困。

起来又去看看他们挖的井,那时候外面可真跟个蒸炉一样,而他们仍然在干活,再看看下面的干活人,已经有好几个人高了,下面还在点着一个灯泡,头上满是灰,准确的说是黄土,而他们就在这一个狭小的空间工作,由于深度的越来越深,危险也就越来越大,因为土毕竟不是那么牢固,随时都会有塌方的危险,但是每一个行业都有它自己的解决办法,用长期的经验去处理。

到了五点多的时候,挖的已经快到九米了,但是底下的人不知道说了句什么,上面这位师傅赶紧说,“你快抓紧,我拉你上来,东西都别要了,快!”,我的心一下子就蹦蹦的跳了起来,滑轮在快速转动,我也想着滑轮快转啊,快转啊,下面的师傅上来了,上来了说头一句话,“差点就走了”,脸上仍然透漏着紧张,害怕,我也是惊魂未定,井里面不时传来砖块掉落的声音,地下有一部分坍塌了。

干了一天的活,有可能就因为这一个失误,这一天就算是白干,然后他们还想下去看看有没有挽救的可能,我父亲也害怕,不愿意让他们下去,最后他们就给他们有经验的师傅打电话,一会就过来了,要下去看看,我心里真不想他下去啊,太危险了。

下去了,说需要砖和钢筋来修,他的每一声叫喊,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,稀里糊涂的在帮忙往桶里装砖,一会的工夫,地下就被他修好了,不塌方了,然后就是把刚才塌陷下去的东西再捞上来,一切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然后那名有经验的师傅就上来了,“可以下水泥管子了。”,直到管子下完我的心才算是定了下来,而那时已经是夜晚八点了。

期间有位师傅的电话响了,听内容应该是妻子让回家去吃饭,毕竟天色也不早了,突然我就有些羡慕,庆幸,惆怅了。

那时候在香河,在干活的时候被困到了停在20层楼的电梯中,我们一共是三个人,每个人的手机都没有了信号,完全是一个密闭的空间,跟外界只靠一个报障按钮联系,有个人想把电梯门抠开,另一个人赶忙叫住,别扣小心我们都掉下去,我心里害怕极了,被这么一说就更害怕了,我甚至想在手机里写遗言了,忘了当时写没写。那是我这辈子感觉离死亡最近的时候了,庆幸,我仍然在。

我很佩服那些挖井的师傅们,能够靠自己的手艺养活自己的家人,但是这个行业风险真的很大,非常的危险,但是为了生活而又不得不,愿幸运永远伴随着他们。

谨以此文献给那些挖井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