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IP

今天是父亲节,记得在去年的时候,这一天我写了一个推算父亲节的程序,一转眼也已经一年了。这说明,从我接触写程序也已经一年了,虽然现在会的比以前多了一点,但是还是感觉不是那么够,惶恐感萦绕左右,我说这些干啥呢。

我儿时的记忆都比较模糊了,只记得为数不多的几个记忆片段,现在想一想,说不出来是比较怀念,还是感慨时光的流逝。姥姥对我说,我小时候,是那种哭都只会在被窝里哭的人,其实这事我记得,我想大多数人应该也都会有过这样的经历。小时侯,父母在外,把我一个人扔到姥姥家,每次他们打电话过来,我都不愿意接,因为一接就会忍不住去哭,那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。一次看到电视上在播关于留守儿童,记者让孩子们对自己爸爸妈妈说几句话,很多都是还没说出口,眼泪就已经止不住的流,父母看到这样的情景心里该有多么的心疼与无奈。但是生活就是这样,有时候你没得选择。

小时候我就不属于那种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人,安安静静的就像个小姑娘,从来很少张口从父母要东西。在被窝里哭的人,从来不把自己的内心向别人说起,也许那个人还没出现吧。去年科目四考完在等车回家的时候,别人神情,话语上都流露着喜悦,有人就问我,你驾照考完了难道不高兴吗?我说,我高兴啊。就是这样的一个性格,除了脸红不好意思能看出来,其他的真的嗨不起来。

有时候,我就很想不通,为什么以前在一起上学的伙伴,彼此关系都很好,毕业分开后就会变得生疏,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是这样?直到我上次听一个长辈说,他以前也有很要好的朋友,最后换了工作后,就基本上没有联系了。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是这样。在不同的环境中,每个人的想法生活都会有很大的不同,时间长了,有隔阂也在所难免。永远不要叫醒一个正在装睡的人,因为美好会随着清醒而破碎。

饥饿是上帝对那些以某种方式冒犯过他的人的合理惩罚。“神父,那为什么上帝要惩罚我呢?”,“我想你其实比其他人更清楚答案是什么。”,这是我在一本书中看到的一段对话。真正的饥饿是思想上饥饿,不吃饱饭,哪里还有心思考虑什么思想不思想呢?想想在我们中国还是挺不错的,至少很少有人会饿肚子(不敢说的太绝对),但是现在仅仅吃饱饭也还是不够的,吃饱了就要多思考。